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重逢全球金融大动荡、货币大宽松,重新思考比特币的三层含义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负责编制:金融资讯网

原标题:重逢全球金融大动荡、货币大宽松,重新思考比特币的三层含义

3月3日,美联储紧急降息50个基点。

3月16日,美联储再次降息100个基点至0%-0.25%,并推出700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计划。

这种节奏似曾相识,它曾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首次出现,现在,全球“大放水”又来了。

2009年初,正是在饱受金融危机冲击的人们对传统金融系统产生质疑的时候,比特币诞生了。11年后,比特币再次与全球金融大动荡、货币大宽松相遇,而它的市值已经达到上千亿美元。

3月8日起,比特币价格一路暴跌,最低跌至4107美元,24小时跌幅达到54%,而1个月以前,比特币价格还在1万美元。截至目前,比特币价格在6000美元左右,又较底部反弹了50%左右。

11年来,比特币作为一种“数字资产”,已经获得较大认可;比特币作为一种“数字货币”,则反对声极大;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作为一种新技术或新治理模式,又让众人遐想连连。

这一轮全球金融动荡对比特币意味着什么?经历了这一轮金融动荡后,比特币的未来会发生什么变化?

传统金融体系摔了一跤,比特币应运而生

“2009年1月3日,财政大臣正处于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”。

这是2009年1月3日英国泰晤士报的头版标题,它也是化名为中本聪(Satoshi Nakamoto)的比特币创始人写入比特币创世区块上的一句话。这一天也是比特币诞生的日子。

两个月前的2008年11月1日,中本聪发布了《比特币白皮书: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》,这一天则被视为如今备受追捧的区块链技术的诞生日。

比特币系统是第一个区块链应用,也是目前为止被认为最成功的一个区块链应用。

“比特币设计的目的就是为未来的经济系统提供一种可能性,一种被数据约定死的完全透明的一种新的货币机制。”泛城资本、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向澎湃新闻表示。

陈伟星认为,用央行的货币体系跟联邦保险等方式可以解决银行被挤兑的风险,但是这个方法有副作用,就是政府会不断地被逼迫去印更多的钱,借更多的债。然而,累积过高的债务又会发生新的债务危机,一有危机就又要印钱。

按照中本聪的设计,比特币具有2100万枚的总量上限,以及去中心化、公开透明、可以溯源、难以篡改等特性。这些都给比特币的追随者们一个“数字货币”的愿景,克服金融危机后国家主权货币体系可能会造成的通货膨胀、购买力下降等缺陷。

他们有时直接把比特币视为“数字黄金”。

黄金已经不是“货币”,“数字黄金”有何意义

比特币的发行是通过一种“挖矿”的方式。

比特币网络里任何人都可以争取记账权,谁先解决一道与记账相关的数学题谁就先记账,并获取一定量的比特币作为奖励,比特币也就这样被“发行”了出来。

陈伟星认为,比特币接近黄金的话,某些资产的交易就有可能逐步地跟比特币产生关系,也可能会逐步地产生一种新的银行系统和信用体系。

中国银行前副行长王永利则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,尽管高度模仿黄金的机理,但比特币根本不是真正的黄金,只能是数字化的“虚拟黄金”或“虚拟资产”。

王永利认为,比特币将总量和阶段性产量完全事先设定,而且阶段性产量定期减半,没有调控余地的设计,使得货币流通量难以与可交易的社会财富的规模相对应;同时,缺乏国家主权和法律保护,也就失去有保障的社会财富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,必然使其币值难以保持基本稳定,完全违反了货币作为价值尺度的本质定位及其发展进步的基本逻辑,不可能取代国家主权货币成为真正的流通货币。

“比特币是不同的范式,并不是说比特币起来以后,大家都要用比特币来进行交易。比特币只是类似黄金一样的作为一种货币的尺度,”陈伟星则表示,“货币本身是无限的,比如我今天给你签一个欠条,如果这个欠条有一定的流通性,它就可以起承担一定的货币的作用。全世界那么多资产,它未来都可能可以承担一定的交易媒介的作用,所以它就会是一个新的不同的范式,就很难用原来的范式去推理它。”

王永利还道出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:为什么货币要转换成数字货币?信用货币的信用是什么?为什么黄金必须退出舞台?他认为,虽然目前主权货币体系存在缺陷,但也不可能回到黄金为货币的时期,那是倒退。

王永利更进一步表示,比特币也不能补充如今的货币体系,最多就是以商圈币、社区币的形式,在设定的范围内封闭的商圈使用,一旦放开范围主权货币会受到影响,没有一个主权国家会不管。

“如果都能创造货币,货币满天飞,可交易的财富就那么多,可能吗?谁能管理好这样的货币体系?”王永利说道。

全球金融再动荡,比特币能迎来转机吗

突如其来的一场疫情席卷全球,全球金融市场由此陷入动荡。

宽松,宽松,宽松,山雨欲来风满楼。比特币价格也一度雪崩,未能体现出任何“避险”特征。

陈伟星向澎湃新闻表示,价格暴跌很正常,因为比特币现在是一种另类资产,是一种猜想,“长时间去看,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比特币猜想。但是不代表猜想100%正确,只是大家觉得猜想有一定的道理。如果这一轮QE结束,如果大宗商品、消费商品开始涨价,说明比特币猜想就更加有道理,很有可能更多人会相信,形成一个新的共识,新的游戏筹码。”

“现在全球是流动性问题,大家都缺钱,所有资产以美元计价的都会跌,但是一旦它流动性恢复了以后,货币本身就又泛滥了,就会导致这种各种商品,包括比特币、黄金这样的特殊商品都可能会涨。”陈伟星称。

“不是货币,不是黄金,是否有价值,就看有没有人相信了,”王永利如是说,“但需要注意的是,劳动创造价值,但不是付出劳动的结果就一定有价值,也有很多无效劳动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对于比特币是不是货币存在很大分歧,但比特币作为一种虚拟资产已获得较大共识。杭州互联网法院院长杜前曾表示,比特币等“代币”或“虚拟货币”符合虚拟财产的构成要件,虽不具备货币的合法性,但对其作为虚拟财产、商品属性及对应产生的财产权益应予肯定。

面对遥远的远方,能对区块链期待点什么

虽然不认可比特币是货币的观点,王永利也肯定了区块链的价值。

他认为,比特币的正面价值主要是推出区块链,但区块链的发展必须跳出比特币挖矿造币的范式,真正注重于解决实际问题。现在区块链技术也还没有看到有价值的东西,落地很少,很多不用区块链也能解决,区块链有一定的游戏功能,但远远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好。

近年来,中国对比特币等“虚拟货币”交易实行了严格的取缔政策,但对区块链技术则表现出了较大的热情。截至目前,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对区块链技术展开了广泛的研究,区块链重点探索应用领域包括金融、政务、医疗、农业、教育等领域。

陈伟星认为,区块链的另一个想象力与可能性是构建一个更加稳健的金融体系、经济体系。区块链技术的核心就是为这种可能性提供了技术素材。

“社会需要新的技术来解决人跟人之间协作美女图片的问题。”陈伟星说,现在人类并不缺生产力,需要思考如何让人类秩序更加有序,需要发明一种数字时代的更好的让大家协作的机制,让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很想干的事情,但同时也有利于别人。经济技术的目的就是创建一个好的经济激励系统。

“现在确实我们也没有看到别的好方法能解决这些问题,目前看来新的技术领域在数字技术领域里,它(区块链)是唯一的可能也有希望的去攻克原来这些毛病的方法,就凭这点可能性,它已经很令人期待了。”陈伟星表示。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